南方网> 旅游>出游

就这样打开滇藏线

2018-09-10 08:50 来源:羊城晚报 许志伟

  滇藏线的收藏夹里一直有好东西:盐井勤劳朴实的卓玛;茶马古道上逶迤前行的马帮;白马雪山云杉树上瑟瑟发抖的滇金丝猴;雅鲁藏布大峡谷里磕长头的朝觐者;仓央嘉措情歌里的黑颈鹤;来古冰川里令人生畏的深蓝;负责解释轮回往生的高山兀鹫……他们被好好收藏在这条天路上,不需要用户名和开机密码,你要做的,就是把自己放到这条华美而有趣的公路上去……

  盐井,阳光和风的礼物

  两个藏族娃娃站在加达村的土路边上,手里拿着她们的盐,红色和白色的盐巴被装在简陋的塑料袋里,大约七八百克的样子。我的无人机还在澜沧江大峡谷上空300米拍摄视频,她们就向我推销起了自家的盐。“买一包我的盐嘛,红的10块,白的15块。”

  西藏芒康县盐井乡,数千万年前的地壳运动,原本是海洋的西藏地区抬升成现在高耸的山脉和险峻的峡谷,随着地壳一起隆起的海水渗入地下形成盐湖。当地纳西族和藏族就在澜沧江两岸用木头和沙土搭建起类似吊脚楼一般的盐田,利用干热河谷的阳光蒸发水分,获得珍贵的盐巴。

  “这是太阳和风的礼物。”盐井的女人们说,仰仗于澜沧江的慷慨赠予和祖先传承下来的手艺,她们的生活还算不赖。就像现在,虽然不是做盐最好的季节,她们依旧在自家的盐田里忙碌着,为卤水池加满盐水、修整盐田、扫盐、装盐。

  从高空俯瞰盐井,奔腾汹涌的澜沧江变成了碧绿的潺潺溪流,村寨都建在离江面两三百米高的台地上。密密麻麻的5000多块盐田散落在澜沧江大峡谷两岸,航拍镜头下,却呈现出截然不同的色彩。西岸的加达村盐田,是鲜亮的红棕色;东岸的上下盐井村盐田则是朴素的黄绿色。这显然与峡谷两岸山体岩质有关,显示出就地取材的有趣差异。

  壮观的盐田是盐井女人们给大山添加的色板,同样的卤水和晒制工艺,因为盐田砂质的不同,一江之隔的村子所产的盐巴也是迥异,西岸加达村的盐是棕红色,称之为“桃花盐”,上下盐井则产白盐,称之为“雪花盐”。

  这种最原始的制盐方法,让盐井成了茶马古道的交易中心和重要驿站。千百年来,盐井的男人为了让女人们辛苦做出来的盐巴能换到更多的东西,不辞辛劳地赶着骡子和马匹,驮着盐袋穿行在陡峭的山谷间。马帮,这个古老的职业几乎与盐田一样拥有悠长的历史。头马的铜铃铛包浆温润,清脆的铃声一直游离在澜沧江峡谷间;盐田里,女人望着自家男人渐行渐远的身影,只有山风撩起她们的头发……一切看起来都足够诗和远方。

  响古箐,这里有最罕见的密林隐者

  早上6点多,维西县响古箐海拔2800多米的山坡上,高大的云杉树首先获得阳光的温暖。大约30多只滇金丝猴也在吃东西,松萝并没有多少热量,这个季节,鲜嫩的树芽也还没有萌发,它们只能拿这些来果腹。山谷的光线刚好撒在它们身上,加上早晨清冷的空气,甚至可以勾勒出它们的呼吸。滇金丝猴大概是这个星球上,容貌最接近与人类的灵长类动物,尤其是粉红色的嘴唇和前卫的发型。虽然被称为金丝猴,事实上,但它们并不像远在四川的亲戚——川金丝猴那样,拥有花哨而艳丽的金色毛发。1890年,法国传教士比埃特和他的团队在云南白马雪山获得了七只滇金丝猴的标本,这是滇金丝猴第一次作为灵长类的新物种被人类发现。

  而之后的整整70年里,它们再也没有出现在科考人员的视线里。直到1960年,科研人员在云南德钦县收集到八张滇金丝猴的皮张,才又一次证实这种稀有灵长类生物的存在。

  响古箐,大概是非专业人士最容易观察到滇金丝猴的地方,这些山林隐者非常害羞,也因为之前人们的盗猎,它们对人类充满了戒备。“箐“,意为草木丛生的山谷,响古箐,就是响古村之上的茂密山谷。

  除了人类,滇金丝猴是世界上生存海拔最高的灵长类动物,它们有丰富的情感和复杂的组织关系。而余金明和他的巡护队员恐怕是和滇金丝猴相处时间最长的人类。近20年来,每天早上,他们将采集来的松萝放置在前一晚猴子们休息的地方,然后拉起警戒线,禁止路过的人们太过接近。响古箐拥有目前中国最大的滇金丝猴种群,数量有500多只。

  我离开响古箐的时候,余金明和他的巡护队员正在村道边拉起警戒线,猴子们转移到了一处村庄边上的密林里,那里有山涧和松萝。我把几个橘子递给老队长余建华,他就坐在路边,看着正在喝水的滇金丝猴。

  来古,马背上的冰川行囊

  我把车停在来古村公益客栈门口,雅隆冰川就在村子边上,冰湖闪耀着令人生畏的深蓝;冰湖边的白塔躲在煨桑的烟雾里,村民在转塔,藏袍的袖子里,一串串念珠在旋转;高山兀鹫还没有吃饱,在光线离开伯舒拉岭之前,它需要一点运气……我的运气显然比它来得早,公益客栈关张休息,也没见到格桑卓玛,回然乌镇显然会耽误明天一早的拍摄,向巴多吉就是在这个时候出现在我车旁的,“去我家住吧,就在前面。”

  夜色渐紧,房间里的毛巾冻硬了,好在电热毯工作正常,简陋的房间里只有时断时续的网络信号,保持着与外界的一丝联系。没有月亮,冰川的反光足够显示来古村的一部分细节。山谷空地上,只有忽明忽暗的节能灯,晦涩而阴冷。木屋里倒是有鹅黄色的灯光,在冷峻的山体下,显得格外孤立无助。

  来古冰川是美西、亚隆、若骄、东嘎、雄加和牛马冰川的统称。一条25公里的柏油路沿着著名的然乌湖接进来古村,将原本骑马翻山2天才能到达的路程,缩短到一个小时之内。也将滇藏公路的一个收藏夹打开,让旅行者能较为舒适地接近世界三大冰川之一的来古冰川。

  耀眼的雪白里,依然是那种极寒的蓝,干净、纯粹、深邃的深蓝,并随着光线的变化改变着深浅。冰川城墙般屹立在面前,那种气场让你不敢靠近,却总经不起蓝调的诱惑。自然的想象力如此丰富,冰在这里,完全是以艺术品的形态出现。大件作品,像是行进中的航母战斗群,也有微雕,那些风吹着满冰面跑的冰珠子。冰挂锋利得像是中古骑士的佩剑,巨大的宝蓝色冰块匪夷所思地悬在冰川上,似一支刺向苍穹的长矛。没有人知道它为什么会在那里,怎么去了那里,除了自然之力,没有其他答案。

  当我耗尽了相机电池,回到向巴多吉家的时候,晚饭早就准备妥了:一份菌子炒青菜,一份土豆炖牦牛肉,就着热乎乎的酥油茶,吃得很香,这一切很让人满足。“你明年再来的时候,就很好了,每个房间都有独立卫生间,也可以洗上热水澡。”向巴多吉拉开窗帘,“你来看,这么好的风景,这么多星星,你们城里看不到的。”

  滇藏线攻略

  1、时间充裕的话,强烈建议自驾。滇藏公路白马雪山隧道的开通,让旅行者省去了翻越雪山的艰险。昆明至梅里,朝发夕至,吃着火锅看雪山,亦成为可能。包括但不仅限于牦牛肉火锅、开窗即见雪山的房间、日照金山的好运气以及让人欣慰的路况,作为滇藏线进入藏区前的慰藉,在梅里休整一天,总还是令人愉悦的。

  2、梅里到盐井大约100公里,路况不错,一路雪山相伴。整个盐井有三个制盐的村子:最著名的加达村隔着澜沧江与建在峡谷台地上的上盐井村、下盐井村遥相对望。下盐井村是纳西族村子,加达和上盐井则是藏族村寨。最佳的拍摄点在加达村,晨间及傍晚的光线,非常适合航拍。需要提醒的是,在藏区,相机被视为颇有侵略性的物件,拍摄人物时,最好征得被摄者的同意。

  3、响古箐滇金丝猴生态旅游区,位于云南省迪庆藏族自治州维西傈僳族自治县塔城镇。建议回程途中拜访。保护区里有提供动物学专家及研究人员住宿的木屋以及简单的食物。如果要拍摄的话,建议住在保护区内。由工作人员联系巡山队,以确定第二天金丝猴将会出现的区域。出于保护珍稀物种的需要,观察的时间只有上午2个小时左右,切记不要给猴子喂食或近距离接触。拍摄方面,300毫米至800毫米的镜头都会有用武之地,晨间的光线也很能出片,注意背景的选择。

  4、来古冰川所在的来古村,已经有一定的接待能力,但总体条件仍比较艰苦。吃不惯当地食物的,可在然乌湖附近购买补给。要进山拍摄冰川的话,需要提前预约向导及马匹。不具备专业技能的普通旅行者,不要贸然上冰川。对于冰川的拍摄,建议提高一级曝光。

编辑: 李婷

相关新闻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网站简介- 网站地图- 广告服务- 诚聘英才-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友情链接

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7373397 18122015068

ICP备案号:粤B-2005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