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网首页 南方网旅游  

以色列,轻轻揭开你的千年面纱

以色列——55次城池被攻陷,10次被屠城,无数生命灰飞烟灭。在这座有4000年历史的城池上,刻满了征战和兴亡的印记。颠沛流离两千年,人们最终回归,在信仰的力量中涅槃重生。

  以色列——55次城池被攻陷,10次被屠城,无数生命灰飞烟灭。在这座有4000年历史的城池上,刻满了征战和兴亡的印记。颠沛流离两千年,人们最终回归,在信仰的力量中涅槃重生。

  这个国度承载的历史,过于厚重。

  【耶路撒冷】

  《塔木德》曾高度赞誉耶路撒冷:“世界若有十分美,九分在耶路撒冷,世界若有十分哀愁,九分在耶路撒冷。”

  它美丽而又哀愁,有着如史诗般的画卷,有着浓烈的悲痛之感。犹太人为它哀哭千年,基督教十字军为它沥血征战,全世界穆斯林为它魂牵梦绕。在历史的长河中,许多邦国的兴亡、民族的攻战、宗教的纷争,在这里深深地纠结在一起,直到今天还没有平息。

  这座悲情的城市,是上帝的应许之地,只有这里才能成为独一无二的圣城。

  【哭 墙】

  哭墙,是犹太教最重要的圣地。来自世界各地的犹太教徒们伏在墙前哀哭或低声祷告,倾诉流亡之苦和对古神庙的哀悼。最终,犹太民族数千年颠沛流离的眼泪,都被巨大“哭墙”所承载。

  在祈祷的人群中,有手拿《圣经》、背着枪的女兵,也有胡子有一尺多长、专心虔诚的犹太老人。

  人们徘徊不去,或以手抚摸着墙面,就如同抚摸着犹太人民千年的伤口。或低声背诵着经文缅怀着民族辉煌的历史。或将写着祈祷的纸条塞入墙壁石缝间,似乎那样就可以将心愿传递到上帝心里。历经千年的风雨和朝圣者的抚触,哭墙石头也泛泛发光,如泣如诉一般。

  【圣墓教堂】

  圣墓教堂,东正教中称其为“复活教堂”,也是苦路的最后一站。基督徒中普遍认为圣墓教堂建在《新约》中描述的耶稣基督被钉死的地方。从西元4世纪开始,教堂即已成为一处朝圣的重要目的地。

  教堂入口处,有一块大理石板。耶稣断气后,人民终于都相信了耶稣是上帝的儿子,是来拯救他们的弥赛亚。于是人们把他从十字架上解下来,安放在这块大理石上涂抹膏油,准备安葬。大理石后面墙上的壁画上详细描绘了当时的情景。时至今日,每日有许多虔诚的教徒,把信物放在大理石上擦拭,然后带回家供奉起来。更多的人则是长时间跪下亲吻这块说是浸透着耶稣的血的石头。

  【苦 路】

  这是耶路撒冷旧城里的一条弯弯曲曲的小路,是耶稣的受难之路,也是基督徒的朝圣之路。耶稣背负着十字架沿着这条路走向刑场,其间经历了14件事,因而苦路也有14站。

  基督教传统中,这是耶稣走过的最后一段路,一直到骷髅山上他被钉死在十字架的地方。很多来耶路撒冷的朝圣基督徒都要重走耶稣的苦路,并从穆斯林区狮门起步,穿过十字架14站,最后到达圣墓教堂。

  【斯科普斯山】

  离开耶路撒冷那一日,我们在斯科普斯山停留了十五分钟。凛冽的风迎面而来,我的前方,是整座耶路撒冷城。历史与岁月在墙壁上斑驳,仿佛还能听见信仰的号角彻夜吹响。宗教这件事,于我一直遥远,从来不曾想过竟会站在她的面前。最显眼的是圆顶清真寺,它是伊斯兰教的圣地,是圣殿山上的“皇冠”,也是城市独有的地标,在无数明信片上熠熠生辉。

  【国家博物馆】

  若是对历史与宗教有浓厚兴趣,不妨抽出半日的时间,逛逛国家博物馆。馆内有两个镇馆之宝,耶路撒冷全城模型,以及大名鼎鼎的死海古卷。

  死海古卷,在因为在死海西北的山洞中发现而得名,是最古老的犹太文献手稿,除圣经旧约经卷之外,还包括了许多圣经注释、评论、解经书、次经和伪经,以及著名的世界末日预言。它的出现,很大程度上改变了圣经研究的历史,又被誉为二十世纪最伟大的考古发现。

  古卷经过了两千年后,大部分都已变成碎片,只有少数的书卷比较完整地保留下来。经过专家们五十多年的努力,近五百卷书卷部分或全部的复原,其中保存最完整的是《以赛亚书》。

  即使复原的碎片,也是极其珍贵。博物馆专门建立了一座馆用于古卷的保护。恒温恒湿,不能拍照,若要一睹真容,只能亲自前往了。

  【死 海】

  去死海,迎着晨曦漂浮,是在以色列一定要做的事情。

  从耶路撒冷,向着死海出发。风景一路变幻,从高山绿地,变成了荒漠黄沙。待越过零海拔的界碑,抵达地球上海拔最低的地方(低于海平面421米),传说中的死海终于在眼前揭开神秘的面纱。

  这不过是一个湖泊,却拥有大海般的宽广浩渺。这里深处沙漠腹地干旱缺水,水质却清澈见底蓝如碧玺。这里有着死亡之海的恐怖名字,却是世界上唯一可以随意漂浮的水面。

  死海不死,真的不是传说,不会游泳的人第一次大着胆子将自己完全置身于水中。凌晨六点,闭着眼,躺在水面,拿一份杂志悠闲翻看。那一日的朝霞,壮美无比。

  【马萨达】

  如果说耶路撒冷披着神的光辉,那么马萨达便是一曲悲壮的史诗。古代犹太国的象征,犹太人的圣地,联合国世界遗产,使马萨达扬名的并不是在荒漠高山上建造的城堡,而是犹太人以坚毅与勇气写成的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惨烈历史。

  马萨达,是2000年前的犹太人在这片土地上陷落的最后一个城堡,是对抗罗马人最悲壮的犹太战争。罗马人围攻了整整三年,最后重兵切断水源,才使坚守三年的要塞被攻陷。城将破的前夕,人们烧毁城池,全体自杀了。罗马人经过三年殚精竭虑攻下的,不过是一座死城和960具死骸。从此,犹太人的足迹从迦南之地上消失,他们以这样的惨烈上演了自己的最后一幕。

  如今的马萨达,成了著名的旅游景点。乘缆车而上,沙漠和死海渐渐在眼前铺展,苍茫而荒凉。在山顶遇见热情的孩子们,笑成了最灿烂的阳光。

  【基布兹】

  基布兹成了耶路撒冷和死海之后,最为期待的地方。这种混合了共产主义和锡安主义思想建立起来的乌托邦,究竟是怎样神奇的存在?

  “基布兹”(Kibbutz)是希伯来语“团结”的音译,1910年初,第一个基布兹在约旦河谷南端诞生,如今在以色列境内已有数百个。人们集体劳动、集体生活,没有私有财产,衣食住行教育医疗一切都是免费。

  从死海荒漠,到约旦河谷,再到加利利湖畔,有的很大,有的迷你,有的粗犷,有的精致,唯一相同的是每个人脸上自信幸福的笑容。正如会一直铭记的那句话:“我们创造生活,改变不可能的一切。”

  【戈兰高地】

  若不是亲自抵达,很难相信,历来的兵争之地,竟然拥有如此田园般的风景。若不是山顶遗留下来的战壕铁网,很难相信,这里经历了多少世纪的战火。

  戈兰高地,兵头山,这是以色列与叙利亚的火药桶,也是阿拉伯地区与以色列最敏感的地方之一。

  自公元前三千年有人居住以来,就一直都是兵家必争之地。

  抵达高地那一日,风诡云谲。原本清亮的天空,乌云密布,空中的云翻腾前进,势如千军。在战壕上静静的坐了一会,俯瞰着加利利海和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内心五味杂陈,如眼前的云般翻滚。

  六日战争之后,以色列取得高地的控制权,早已趋于和平。而60公里路程之外的大马士革,仍然处于战争的硝烟之中。数千年的文明,几乎销毁殆尽。

  【加利利海】

  离开死海,一路向北。抵达加利利海时,已是另外一番景象。很难想象,泛舟徜徉碧水青山之间,竟是位于中东腹地。加利利湖是通用的英语称呼,阿拉伯人管它叫“太巴列湖”,因为湖的西侧是著名的旅游城市太巴列,犹太人则称它为“肯纳瑞特湖”,意为竖瑟,因湖形酷似竖瑟。

  湖面不大,不过170平方公里,但她晶莹澄澈,似有收濯人灵魂之效。清晨,当喷薄欲出的太阳从戈兰高地上方探出笑脸,把万缕朝晖撒满湖面,加利利湖顿时浮光曜金。夕阳西坠时,湖上晚霞簇簇,归帆片片。

  乘船游湖,是段娴静的时光。异国他乡,奏着国歌启航,五星红旗飘起时竟然有些激动。与船长跳了一支舞,买了一张碟片。待多年后,来自加利利的音乐响起,便会回到那一刻的欢乐时光吧。

  【阿卡古城】

  抵达阿卡古城,在城墙上行走。第一次感受到,地中海的风迎面而来。

  这座5000多年历史的海滨小城,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城市之一,也是以色列第一个世界文化遗产。

  历史上的阿卡,曾受埃及人、罗马人、波斯人和阿拉伯人的统治。历经战火,依旧完好地保存了1000年前十字军时代的城垣、城堡、客栈等古老遗迹。

  岁月渐渐逝去,曾经的硝烟早已不在,十字军东征时所建立的耶路撒冷王国首都的辉煌也在历史长河中磨尽了光辉。如今的阿卡,宁静而又热闹。逛一逛古老的阿拉伯集市,吃一顿正宗的街头大餐,乘个游艇向着地中海出发,处处可以遇见的,是人们幸福的笑颜。

  【特拉维夫-雅法】

  特拉维夫-雅法,以色列之行的最后一站。于厚重的历史中穿行,在年轻的城市告别。

  第一眼的特拉维夫,是彩色的。晴空万里的海边,有一栋彩色的小木屋。街头缤纷的艺术随处可见,有染着头发踩着滑板的少年一溜而过。年轻,张扬,而又充满活力。

  城市的另一头,是雅法古城。地中海畔,这座旧约和新约中都多次被提及的5000年古城岿然而立。沿着石板的路在城中穿行,跟随着光影的斑驳,岁月铺面而来。最有趣的是,古城内每一条路的标志都以星座呈现,双鱼路集合了各种文艺小店,白羊路安静而古朴......

  【沿途的风景】

  没有一段旅途,如这次一般,整个飞行,白昼时间都趴在窗户上守候,生怕错过了窗外的风景。大海,田野,高原,雪山,荒漠。从南海出发,一路穿越青藏高原,塔克拉玛干沙漠,高加索山脉,亚美尼亚高原,里海,黑海,抵达地中海。从出发到返回,路上的相遇都叫人激动。如果可以,那么再来飞一次吧,为了这美食与沿途的风景也是值得。

  出品:南方网旅游  策划:黎 慧  文、图:@鱼鱼众生liluo

举报虚假新闻: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虚假新闻和其他错误,请先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然后同时按下"CTRL""ENTER"键,填写举报邮件。
举报电话:020-87373397。谢谢您的支持。